2016美国总统大选:平面设计的政治 已回复

会员ID:PMQ元创方 男 46岁 时间:2016-11-20 03:06:17

撰文:RMM

美国人对「品牌」有种狂热,这并不出人意料。毕竟,美国带来了可口可乐、超级杯和奥巴马。对,就是那位将要成为前美国总统的奥巴马。他完美的品牌建立工作,向我们展示了总统品牌形象来到了一个新时代。

奥巴马的竞选标志,由Sender LLC设计 (来源:Wikimedia)

奥巴马背后的顶尖团队运用了营销教科书上几乎所有的技巧,创造一个「美国总统」的品牌。这个品牌包含了热门的来电铃声、优秀的品牌盟友(例如Oprah Winsfrey、Beyonce及Black Eyes Peas)以及处理得非常优美的平面设计——或者,照《No Logo》的作者Naomi Klein所说,一个「精准得完美的标志」。

巴拉克·奥巴马《希望》海报,由Shepard Fairey设计 (来源:Wikimedia)

浅蓝的天空下,是星星和条纹。这为政治品牌和平面设计,定下了前所未有地老练和精明的基调。它不只宣扬候选人的名字,而是更进一步,象征了一个新的开始——星星,触手可及。透过这标志,加上Shepard Fairey标志性的红、蓝、白拼贴画,奥巴马的竞选活动告诉我们,平面设计的确可以使总统竞选更人性化,也能将奥巴马本人和他宣扬的「希望」信息融合。

唐纳德·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标志 (来源:Wikimedia)

Comic Sans字体 (来源:Wikimedia)

现在,想像一下:如果唐纳德·特朗普的竞选标志使用的是潦草的Comic Sans字体,而非选定的Akzidenz-Grotesk BQ Bold Extended(如图所示)?没有人会认真看待他——也许连他最忠诚的支持者也会怀疑他的竞选能力。即使特朗普表现得相当轻率和自负,但他了解平面设计对大众的影响力。平面设计,是一种既可以补救落后局面,也可以带来毁灭性打击的秘密武器。

特朗普Twitter推文的萤幕撷取画面(来源:Screengrab)

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,平面设计多用于刺激怒气,以及煽动反希拉里的行为。这幅他在2016年七月在Twitter上载的图片就是最佳例子。希拉里·克林顿的背景是大把的钞票和一颗六芒星。这之中的重点不仅是他使用了大卫之星——一个经常与反犹太主义扯上关系的符号,这当然激怒了很多人——而是他透过颜色、形状和文字表现了他的麻木不仁。

特朗普—彭斯2016年的竞选标志(来源:Wikimedia)

最新的特朗普—彭斯竞选标志也展示了,错误的视觉信号可以使大众的注意力集中在意料之外的地方:互相交缠的T和P本来是为了表现特朗普—彭斯组合的团结力量,以及特朗普在二人之间有更高地位的信息,可是最后却被嘲笑为粗暴性行为的象征。

希拉里·克林顿2016年总统竞选的标志(来源:Wikimedia)

当然,克林顿也不能幸免她在平面设计上的失态。当她在2015年第一次发布竞选标志的时候,很多人都觉得标志中的鲜红色(通常代表共和党的颜色)和指向右边的箭头(代表右翼的保守思想)大有问题。

希拉里·克林顿在世界地球日的标志(来源:希拉里·克林顿的Facebook专页)

希拉里·克林顿在美国独立日的标志(来源:希拉里·克林顿的Facebook专页)

希拉里·克林顿在墨西哥亡灵节的标志(来源:希拉里·克林顿的Facebook专页)

虽然克林顿的标志收到相当的反对声音,但没有人能否认,这已经是最比得上奥巴马2008年竞选标志的一个设计。它巧妙地让人们从第一眼已能清楚知道它代表的候选人——「H」代表希拉里——而且它优雅又友善地提醒了,你支持的是希拉里,不是克林顿。不过,她的标志真正出色的地方,在于它没有局限于某种颜色,而是会根据不同的场合和议题调整。她的标志中,出现过星条旗、LGBT彩虹旗、一个有关母亲与孩子的感性影像、墨西哥糖骷髅,甚至一只火鸡。这可能不是史上最好的标志,但它多元的适应性能为克林顿添加优势。

克林顿跟奥巴马一样,明白到她必须将自己与一个精明的平面设计师合作,才能以一个新鲜的面孔来面对大众。除了致力于增加她的支持者,克林顿(或者她的宣传团队)展示了她现在更深地了解到设计可以如何影响她的受众。

Joe Marianek 和 Dinah Fried 在 Forty-Five Pin Project 的設計。(來源:Forty-Five Pin Project)

克林顿的Forty-Five Pin Project让大家重新想起了,如果想在总统竞选中以设计来传达信息给选民,平实的按钮徽章曾经是约定俗成的方式。克林顿委托了四十五位平面设计师来传达她自己的故事,以及为什么这些设计师会支持她。

Sagmeister & Walsh的Pins Won’t Save the World。(來源:Pins Won’t Save the World)

创作人们都纷纷回应了这股新的,有关政治设计的创意浪潮。最近,纽约Sagmeister & Walsh推出了一系列支持克林顿及反特朗普的别针、贴纸、保险杆贴纸、烫章、刺青贴纸、T恤及海报。这个名为「Pins Won’t Save the World」的系列由十五位插画家和艺术家操刀,集合了五十个不同的设计来呼吁年轻人们投票给希拉里。

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已經塵埃落定,唯有時間才能告訴我們,準總統特朗普的品牌塑造,他對設計的影響力的了解,會不會在未來的日子裡改變。特朗普的團隊在未來四年,會用什麼符 號、標誌、字體——簡而言之,視覺語言——來表達他們的策略、目標和行動呢?我們都不肯定 ,不過,有趣的事情在未來等著我們。 

评论 ( 182 条评论)
科普问题免费提问
无需注册,10分钟内回答